第十六届“叶圣陶杯”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优秀作品选(3)



十六届“叶圣陶杯”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优秀作品选,供品读。

乡野往事

马天歌 (河北省保定市第三中学高一 )

清风拂过面颊,杏花如同微雨般纷纷落下。油绿的麦苗蔓延了整片农田。

思绪被春风带回了幼时的三月。

爷爷弯下腰,用耙子在土地上划开一道道沟,播撒下一粒粒种子,我便跟在身后,光着脚丫,踩平那些小沟。左一脚,右一脚,累了便在地上一倒,拔些小花小草来玩儿,那些种子啊,怕也是被我踢飞了吧。爷爷不说什么,只默默地踩平那些小沟,而后就领着我回家了。

蝉鸣点缀着夏夜,天上的星星似是仙女的眼睛般,一闪一闪,晶莹、透亮。我放风筝似的拉着爷爷的手,一路小跑着到村头的河边去,听着小河潺潺的流水声,我便趴在草丛里,抓蛐蛐儿、蝈蝈儿,爷爷站在靠河岸的一侧,用手中那把大蒲扇为我驱蚊、扇凉。

绿意茵茵,金黄的果实点缀其间。杏子成熟了。没有了初春满树雪一般杏花的高贵,却又隐隐透出别样的风采。

树下满是甜香,爷爷将我放在肩头,让我去摘高处更大、更甜的杏子。那些时候,在田里一呆就是一下午,将杏子吃的脸上、手上都是,小肚子圆滚滚的,就连衣服都吃得饱饱的时候才心满意足的回家去。

秋天,悄无声息的近了。

爷爷带着我到金黄的玉米地里去,看着人们在田里收玉米。那些玉米长的真好啊,每一个都饱满极了,有的还露出一排排金黄的牙齿。不一会儿,家家的田边便都垒起了一座座金黄的小山,那可是孩子们的乐园啊!我们叫着、闹着,用玉米粒做成沙包。岁月就在这样的美好中,快乐中慢慢流逝着。

凛冬已至。

鹅毛般的雪花漫天飞舞,我跑着笑着,玩闹在银装素裹的田野间。“爷...唔...”一个不小心,我跌倒在路旁的雪堆里。爷爷急忙跑过来,一把将我扶起,拍拍我身上的雪花,说“没事吧,把小脑袋摔坏啦?怎么倒了不知道站起来?”“没,没事儿,雪堆里好软好舒服啊,想多趴一会。”

有的时候,爷爷背着我走在田间地头的小路上,雪花装点了他本就斑白的头发。那时的我不懂,什么是衰老?这些在我心中并无概念,可是当我看到雪花堆白了的头发,心中却也涌起一番难言的苦涩。

后来,爷爷去世了,那些乡野往事里却始终浸着爷爷的影子,刻写着那些珍贵的一去不复返的往日时光。让我始终记得曾有一个怎样的人在我的生命里出现过,为我点亮星光。

(指导老师:藏雪至)

【获奖理由】文章写了一年的四季,写了四季中的爷爷和幼时的“我”,将对爷爷的怀念融入一个个美丽的场景中,线索清晰,简洁明朗,富有生活气息。本文获初赛一等奖。

动也好,静也好

李俊圻(广东省佛山市郑裕彤中学高二)

奶奶和外婆很不一样。

某天阳光正好,外婆坐在桂花树下,奶奶骑着电瓶车风风火火地冲过来,撂下一捆娇滴滴的油青,拉起外婆唠嗑……就这样聊了一下午。奶奶这样和我说外婆:你的外婆太安静了!外婆这样和我说奶奶:你的奶奶真是活跃。是的是的,动也好静也罢,只要岁月依然,温润美好。

外婆很安静。

听说外婆是大家闺秀,年轻时十指不沾阳春水。嫁给了外公后,柴米油盐,粗茶淡饭,操劳了半生。如今双手的老茧覆盖了细腻的皮肤,她撑起了一个家,养活了三个女儿,消磨了最好的时光。一头短发,银丝稀疏却清晰,皱纹爬上了脸庞。谁又知道,五十多年前那个手执轻纱的少女,倚着窗台绣着牡丹……

外婆爱花,也爱树。尤其是桂花。门前那棵茁壮的桂花树,就是外婆心思的见证。她日夜照料,浇水施肥。风没有味道,拂过后却是绿意一片。然后外婆对风雨很吝啬,对虫鸟很吝啬,唯独对我很慷慨。淡黄色的花,一团一簇拢在一起,外婆伸手捻住花根,小心翼翼地摘下来,用竹筛子接住,浸润在清水中,留住芳香。一部分铺开来晒干,外公很喜欢花茶;一部分拿进厨房,顷刻传来桂花糕、桂花粥的香气。桂香与米香,交织在一起,在口腔里化开,一时间享受得眯起了眼。再睁眼又见外婆搬了藤椅,坐在桂花树下。有时什么也不做,有时听听书。阳光从叶间细碎地洒在外婆头上,金黄的光,银白的丝,还有调皮的桂花,那是我见过最美的花环。外婆很安静,很清闲,就像她年轻的时候一样。

也许在外婆眼里:把“孤独”拆开来看:有孩子、有瓜果、有走兽、有蚊蝇,足以撑起盛夏傍晚的巷子口,热闹十足。那么孤独的外婆,过得安详得很。

外婆是安静的,但奶奶很活泼。

奶奶没读过书,小时候家里穷,奶奶很野。山林间,菜地里,小溪中,捉鱼,偷菜……后来嫁给了爷爷,又闹了一阵,总算安定了下来,又操劳了半生。知道现在,还是那么闹腾。

奶奶一天到晚忙很多东西:种菜,逛集市,与村民唠嗑……到处跑。记得有一次她打麻将竟忘了做饭,于是祖孙俩煮着泡面看着电视,也吃得不亦乐乎。我想,她肯定不喜欢做饭,怕耽误了她的好节目,但奶奶格外喜欢做新菜式。那时汉堡包还不流行,但我记得光酥饼夹着青菜牛排的滋味。偶尔也有失败的时候,比如甜到腻的红糖水通心粉。成功与失败,都在生活里;好比菜有酸有甜,所有都沉淀下来,慢慢发酵回甘,奶奶做饭的哲理,或许在此。

奶奶为了新的菜式,更热衷于逛集市。一部电瓶车,风风火火地,想西部牛仔那么威风。爸爸很多次说要载她,她摆摆手:“谁稀罕那小汽车,闷得要死。”然后踏上电瓶车绝尘而去。不一会儿,载着满满的战利品凯旋。每天如此,驮着新鲜的食材,装点着新鲜的生活。奶奶很活跃。

奶奶和外婆,教会我成长。外婆叫我以静制动,满满沉淀;奶奶教我热爱自由,保持新鲜。我在花香与米香中,看着岁月流走,却带不走她们热爱生活的心。

动也好,静也好。不论荣华与清苦,快乐与祥和的气息,在生活的每个角落洋溢。

外婆很安静,奶奶很活跃。她们很不一样,但都很爱我,我也爱她们。

(指导老师: 秦乐)

【获奖理由】这篇文章描写了两个人物,一动一静、一俗一雅,因为有所对比,使得她们的个性得到了充分的展现。文章最值得肯定的是其语言表达的准确与流畅,人物语言和叙述语言都十分符合人物身份与个性,对人物的分析与评价也十分准确、到位,尤为难能可贵的是并没有预设对人物的褒贬态度。本文获初赛一等奖。

那 天

薛咏涵(北京科技大学附中高一)

毕业的那天,风把雨吹散的时候,我们也散了。

彤站在我面前,水雾笼着她淡棕色的眸子,那是盈满眼眶的泪水。

我不哭,也没有为她擦眼泪,甚至没有像从前那样拥着肩膀安慰她。就那么原地站着,看着彤,一动也不动。可我的心里却满是酸涩,毕竟从此就要散了。即便不是天涯海角,也不可能再有机会像从前那样朝夕相伴了。

彤突然用衣袖胡乱抹了一把流了满脸的鼻涕和眼泪,还有流满脸颊的雨水,抓着我的手,跑回了校园。

她把我领到连接操场和数学楼的台阶上:“记得这里吗?”——我当然记得。每次中午吃过饭,都会从小卖部买上一罐酸奶,然后坐在这里,看操场上打篮球的男生,你特别喜欢一个瘦瘦高高的男生,我则喜欢另一个。我们每天都来,其实我们心里都知道,什么男生不男生,我们只是喜欢和对方待在一起。

她把我领到校医室门口:“记得吗?”——啊,当然!有一个夏天,你中暑晕倒了,我就把你背到这儿,你好重啊,但我当时就一直不停的跑,咱们学校也太大了吧,把你背到了我都快倒了,后来班主任让我回班上课,我就是不回去,我就在这儿陪着你,一直到你醒了以后挂完了点滴。我那天还送你回了家呢,我现在还能记住你家住址哩!

她把我领到食堂:“记得吗?”——呵呵,我记得呢,这是我们第一次吵架的地方。那天中午我没和你一起吃饭,和别人吃的,你一个人来到的食堂,看到我之后就开始耍脾气,我一直哄你,最后和你一起吃的饭,那应该是我见过你最生气的一次了吧。说句实话,还挺可爱的。

那天,我们走遍了校园的每个角落,在那些个高高低低的楼上,那些个长长短短的路上,那些高高低低的树上,还有被我们摘过、闻过、戴过、最后又不得不扔掉的红红黄黄的花上,甚至围墙边一块不起眼的砖上,寻找我们共同的记忆。

最后,我们回到了校园门口,彤对我笑着:“现在放学啦,我们一起回家吧!”

那天下午,我们手牵着手,一路笑着,闹着,就像每天下午放学的时候一样,用最初的姿态迎接这伤感的结局。我们站在公交站的玻璃展牌前,像往常一样用反光来照镜子,看到被雨打湿的头发胡乱地贴在脸上,但镜子里的我们依然那么好看。

我知道,这是最美的青春,最值得珍惜的记忆。即便,从此天涯。

(指导老师:袁鑫)

【获奖理由】本文写是毕业分手的“那天”,表现的是难以割舍的友谊。文章线索集中,利用毕业时所见的一个个生活场景,串起过往生活中的点点滴滴。每一个地点关联一个场景,承载着一段往事。文章叙述的都是生活中琐屑的小事,却充满了生活情趣,也表现了真切的同学情谊。语言表达总体上比较准确、简洁,富有文采。本文获初赛一等奖。

声明:本文来源于叶杯大赛,由自主招生在线团队(微信公众号:zizzsw)排版编辑,如有侵权,请及时联系管理员删除。

    自主招生在线扫一扫 关注官方微信
    ○ 自主招生领域最具影响力升学服务平台
    ○ 微信公众号搜索「自主招生在线」或「zizzsw」关注
    0
    来源: | 原文链接 | 报错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