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届“叶圣陶杯”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决赛特等奖作品选



第16届“叶圣陶杯”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决赛特等奖作品选已汇总,供参考。

2018年7月28日,第十六届“叶圣陶杯”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现场决赛结束,本文整理了决赛特等奖作品选,供参考。

别着急

河南省开封高级中学高二张桐语

近来发觉你与往常有些不同了。小心翼翼地询问,你明显不愿多说。昨天,我接到你班主任老师的电话,匆匆赶到学校,看见你和一个男孩子并肩站着,目光躲闪而倔强。直到那一刻,我才恍然明白了你变化的缘由。你不太敢看我,怕我生气。妈妈没有生气,只是觉得心疼。

我明白,爱情是极富吸引力的,它意味着从此你将不再孤单,有一个人能与你共历风雨。可是这种吸引力,并不都能成为佳话。我不说:“你还小,应该把精力放在学习上”,或者“小小年纪不学好”,像无数的家长一样,斥责他们的孩子做错了事。我心里清楚,十七岁的你并不是幼稚的孩童,你已经能够独立地思考与判断。然而我还是担心,担心你的选择不够冷静慎重,担心你过早地承受不该有的伤害。

你曾说过你喜欢林徽因,觉得她是最有才气的女建筑学家,那你可曾听过这一段往事? 林徽因是徐志摩一生的白月光。她十六岁时,年轻的徐志摩曾向她表达过爱慕之情,有人评论说,这场情事本就只与男方有关;也有人说,他二人曾两情相悦过。无论有没有动心,十六岁的林微因当时作出了怎样的回应呢?她说:“原谅我的怯懦,我还是个未成年的少女,我不敢将自己投身于危险的旋涡中,迎来世人的误解和指责,社会的喧嚣和诽难。”她无疑是一个聪明的女子,聪明而冷静。

十七岁,路还长。你的阅历,还不足以告诉你什么是对的时间、什么是对的人、什么是爱情。

乾隆是史载诗作最多的古人,什么小事都能写一首诗来记录,因此千百首诗作中,大多并无高妙的文采。可这其中有一百多首,篇篇动人,字字真情,那便是他写来悼念皇后的。皇后病逝后,乾隆的精神状况就不太稳定,几位朝臣也因为没有第一时间真诚哀悼而被削职。乾隆命人将皇后生病时的所乘之船运送过来,因船巨大而险些拆毁城墙。但凡遇到一点什么事,他都要向皇后的牌位讲述。七十多岁时他去祭奠皇后说道:大家都说我会长命百岁,可是我不想活那么久,我想早点去见你。我的女儿,这就是爱情。

文献皇后独孤伽罗,生前与隋文席诞育十个儿女,帝后情深。死后隋文席亲自送葬,并建造盛大庙宇为其祈福。隋文席临终前,最后一个心愿是,与爱妻“魂其有知,当地下相会” 。这就是爱情。

我的女儿,你还年轻,你有权利做自己喜欢的事,有权利去勇敢追逐你的诗和远方,而不是过早地受到感情的束缚,体尝到这个年纪本不该有的烦恼。你向往那些刻苦骨铭心的故事,可是你遇见的也许不叫爱。年轻的心冲动而急躁,小小的好感和喜欢一点就着,轰轰烈烈。亲爱的,那不叫爱。爱是温柔和包容,爱是习惯。

总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人,你们无需言语,便知晓彼此心中所想,他愿为你变得体贴温和,你愿为他变得心地柔软。那时的你,一定有自己的事业,生活平淡,却总有新鲜。

当你成为你最喜欢的自己时,才会遇见最好的人,在森林、沙漠、世界尽头的景中,在草原、海边、清晨大雾的胡同。

会有那么一天的,亲爱的,别着急。

【获奖理由】这篇文章以一个母亲的口吻写给早恋的女儿。告诉女孩儿,什么是真正的爱情,如何看待青春期的爱情。真正的爱情不是冲动的喜欢,而是长久的“温柔和包容,是习惯”,告诉孩子,面对所谓的爱情,别着急。看得出来,对于爱情,对于人生,作者有着超出一般中学生的认识,所以虽然选取了一个成年人的视角来表述,也丝毫不显得造作,语气舒徐自如,张弛有度,既文采斐然,又恳切坦诚。即使在阅历丰富的成人之中,这样的作品也不可多得。更何况是在短短的两小时的考场之中。

别着急

湖南省常德市第二中学高二刘施语

亲爱的母亲:

您好!自小您怀我开始,您就暗暗发誓要将我培养成一个成功的人。于是我还在您肚子里时,您就躺在床上,放着莫扎特的音乐,据说那样能使我更聪明。但女儿不争气,让您着急了十七年。

自小起,我就是班上排座位永远第一排,站队伍永远第一个的人,您便开始着急。当我11岁时,您又听人说这个时候是长个最好的时间,如果不采取什么办法就没机会了。于是您扯着我走到一个充满着苦味的大房间,一个花白胡子的老爷爷盯着我,回到家我便看见一碗黄棕色的汤,一喝完我便大哭,可眼泪并没有打动您。一年过去了,我似乎还是最前边的那个。您又把我带到穿白大褂、戴白口罩的医生面前,他拿出一个粗粗的注射器,笑眯眯地走来,但我觉得他像一个贪婪的怪兽,想一口吃了我。您还是没有阻止他。

自小起,我就讨厌语文。别人考100分,我拿看80分的卷子害怕地走回家。别人考90分时,我多么想偷偷把70分的7改成9再给您签字。当您看见那不完美的分数时,就脚一蹬,试着一甩,“明天送你去语文班。”于是,我每天写着无聊的日记,我捧着所谓的经典打瞌睡。令我不解的是明明数学我考了100分,您却报了奥数班说“没有最好,只有更好”于是10岁的我学着12岁的知识。明明英语我考了98分,您又把我送进了英语班“以后英语很重要,多多益善。”一个周末,一天半的时间我往返于初习班之间,还剩半天完成学校的作业,这就是我的童年。

等我上了初中,终于摆脱了补习班的三座大山。不知哪天您听说朋友家的小孩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又心血来潮逼我去学乐器。您觉得拉小提琴的人大方优雅,梁祝的小提琴版又在您心头萦绕。于是,我就拿起了琴,偏着头开始了艰难的小提琴岁月。小提琴不像吉他,一段段的音节分明。它只有几根弦而每个音具体的位置需要长久的练习与熟悉,对于一个初学者,不仅拉不出优美的声音,还会制造出各种鬼哭狼嚎般的噪音。您一边捂着耳呵斥我上课不认真,另一边又不准我放弃。本就不喜欢的乐器又在您一声声责骂中成了煎熬。

妈妈,您知道吗,初三那年我从小矮人一举跃为班里的白雪公主,成为第二高的女生。当年您的着急或许有用,但它们带来的痛苦这远比今日的高度多。而万世万物都有着某种规律,拔苗助长的教训您应读清楚。幸而女儿这根苗还没让您拔得过猛。

妈妈,您知道吗,初二那年我偶然读到您买的《读者》,是它打开了我阅读的大门。之后在《简爱》中我感受到简爱的坚定与反抗,在龙应台的散文中我明白了人生的道理与亲情的细致……高中时,我第一次参加学校的作文比赛,并获了一等奖。语文靠的不是一堂堂技法课,当你积累到一定程度,那朵花如期绽放花香自来。而您所做的超前教育在当时的我心中只是一个沉重的包袱,让我成为一台冰冷的机器。我却失去了童年与小伙伴们搭积木玩游戏的动手能力、合作能力。

妈妈您知道吗,高一那年我看见朗朗在钢琴上行云流水般的表演,顿时陷入了清澈的琴声中。我放下小提琴,坐在了钢琴前。仅仅两年,我顺利过了钢琴七级考试,成为学校钢琴社一员。兴趣永远是最好的老师,您的着急让我辜负了小提琴,也留下了一段痛苦的时光。

妈妈,今天的我是一个即将踏入高三征程的准高三生了。过去,为了我,您不知皱了多少次眉,掉了多少根发,急了多少次。我希望您能休息一下,不再为我的高三着急。我会在最后的一年,好好努力。但行好事,莫问前程,请您相信水到渠成,请您相信女儿一定行!

您的女儿

2018年7月26日

【获奖理由】这篇文章是一个女儿写给妈妈的信,表现由于妈妈的着急和孩子的成长之间的矛盾,要说这样的题材并不新鲜,但是本文却从众多同类题材的作品中脱颖而出,主要得益于其主题的深刻和结构的严整。文章主要写了妈妈三个方面的“着急”,一个是急着让孩子长个子,一个是急着让孩子提高成绩,一个是急着让孩子学好一门乐器。但光着急是没有用的,只是给孩子增加了很多苦恼和负担,很多事情都有其内在的规律性:个子要等到青春期才能迅速长高,提高语文成绩需要靠慢慢的阅读积累,而学习艺术也要看孩子的潜质和爱好,只要遵循规律,循序渐进,不着急,也一定能成功。——这样的思想,和具体的结构相对应,使整篇文章大为可观。

且听痴人笑中道来

山西省临汾第一中学高一李欣然

张岱说,“人无癖不可与交,以其无深情也。”萨特有言:“人是一堆无用的热情。”由此观之,欲人之无癖也,难矣。家有父母,正是这般性情中人。

耽于光影的父亲

父亲是个与光影打了一辈子交道的人。如今上了年纪,性情时而乖戾,时而未免执拗,常气得母亲叉手立在回廊尽头,扔下润衣盆,瞪着双眼却一句也说不出话。只留下父亲靠在长廊另一端。和着母亲手中甩下而纷飞的泡沫逆光看去,他细碎的影子模糊不请,兀自摆弄着相机,朝母亲戏虐地微笑。

父亲在大学里教书,诲人不倦了大半生,深受人尊敬,桃李天下。如此风尘仆仆的教授形象,在我母亲眼中,却宛如一个永远无法成长的稚童,尤其是他端起相机的时刻。始龀之年,步履蹒跚的我曾坐在大院里,促着膝,枕在冰凉的石板桌上听他讲起他与手中这变幻莫测的“黑匣子”的故事。他说,年轻时喜爱摄影,总自己做好了片子卖给电视台,也为此受到了不少人的赏识。他夸夸其谈的曾经,都从未激起我幼小的心中任何的疑窦,在我眼中他是一位用手中的摄像机记录下时光的匠人,沧海桑田,斗转星移,万变不变的事物都美人迟暮,唯有他,报着手中的“时光机”,立在那落满淡色桂花碎的大院里,眯着眼,向羊角辫,豁豁牙的我笑。

他曾是一剪短发,一身白衫的少年,他扛着千钩重的接影器械,跑通千山万水,藏身湖边拍惊鹭,驾舟池中摄睡莲。那山河故人,那江川岁月,都曾是他藏匿怀中不忍舍弃的梦。父母,妻子劝他一心教书,莫恣意追梦乱生枝节,他不听,只顾趁着年少轻狂,怒马鲜衣,把这世界间的胜景,都编织进他小心翼翼的梦里。可那一年,他的孩子降临了。孩子在摇床里无止息的啼哭声和单纯干净的眼睛,洗尽了他久久不放的铅华。他开始奔波于人间尘世,哄着孩子哭了笑了,却仍不忘将自己年轻时的梦,讲给她听,他又开始拉起女儿的小手,发给她一个在她身上略显夸张沉重的相机,带着她,寻回十年前那“断了钱的风事”。

他说,他的梦,就是那一截挂在树上的风筝。他清楚的知道它落在枝头的哪一角,只是他再也触碰不到,也追不回了。

别人说,他的梦,也是那一截断了线的风筝,只是早被雨打风吹去,可他偏不听劝,放下了近在眼前的蜜罐温床,执意要冒着大雨去摘。

他们说,父亲是个痴人,爱摄影,甚至胜过了爱自己;可父来说,他不痴。他爱的正是自己,

因为摄影早已成为了自己的一部分。

父亲的一生中,是幸运的。有我相知,有光影相伴,有热爱相随,足矣。

钟情于田园的母亲

母亲爱花,人尽皆知,扬名四方。大家都说,母亲忙活半辈子,一半带了孩子,一半种了花。

她说,她不会让自己的孩子生活在钢筋水泥的城堡里。她要为我建一座花园;可我知道,纵使这花园为我而建,她自己又怎能不爱呢?

她从她的故乡请人运来了十几袋土,又用一块一块砖石自己垒起了苗圃,铺上一层细沙,一层硅石又填上又松又厚的土。母亲说,她们家的黄土养人,种瓜是瓜,种豆是豆,土里有保佑我们的仙灵,吹一缕元气在这些泥土里,远远地运来,就能赐福她的孩子平安长大。

母亲本生在富裕人家,衣食无忧,十指不染阳春水。听她说来,自她幼时起她便偏爱土地,总不顾家人劝阻站在田陇上望着农家人干活。她在那里,学会了用稚嫩的双手为细苗松土,学会了踮起脚尖儿摘树腰上的露水,学会了挽起袖子为花蕾初绽的花朵传粉。她有多么热爱农忙,热爱植物,我深信不疑。

可谁又能想到,她同我父亲一样的,也是一位受人尊敬的教师呢?她简单地拢起长发,牵着孩子的小手蹲在花园里一忙便是一个下午,常常弄成一大一小两张泥花脸,忍得邻里人家忍俊不禁,甚而常常忙记同样忙碌的丈夫,忘记了一家的晚饭,忘了自己还未换去沾染了泥土“胭脂” 的月白色长裙……她可以不顾一切,却仍甘之如饴,仍乐此不疲。

也同样有人说,母亲是个痴人,她痴于那些花花叶叶,浑不似一位平日里校园中的那位亭亭玉立的女教师,可母亲知道,端庄大方的是她,可钟意花草的更是她。她不痴不傻,她只是在坚持自己的梦。

时光老去,她仍是花丛中风姿绰约的少女。她会用水葱似的指甲掐下一段细嫩透黄的新豆芽让我尝,那清甜的汁水在我的脑海中至今荡气回肠。她会用一把亮闪闪的剪刀修去花丛中恣意生长的杂草,又怜爱地将那些无辜的小生命“安置”回泥土。她会拆下一丛沾着露水的月季,磨去了硬刺放在我的小手上。

她哪是痴人呢?她是一位遗世独立的天使。

母亲的一生,同样是幸运的。寄情田野,忘身花丛,又投身青笼,足矣。

我的父母,都是它人眼中的痴人,他们不顾世俗揶揄的目光,牵着手,在自己的梦境中,望着生活的海洋,激起千层巨浪。

【获奖理由】这篇文章以身边最熟悉人作为对象,表现了父母的“痴”。父亲母亲在自己本职工作之外,都有自己痴迷一生的业余爱好,父亲耽于摄影,母亲钟情于田园。作者用饱含感情的笔墨描述了他们对于自己钟情之物的痴迷之状,尤其虽在生活压力之下仍不肯放弃的执着,读来既有趣味,又充满了生活气息。这是本文最成功的地方。文章的不足在于语言过于雕琢,显得不够自然朴实,不过在考场限时作文的情况下,倒也可以理解,毕竟真正的文学创作中,语言的修改常常是一个持续而耗时的工作。

声明:本文信息来源于“叶圣陶杯”全国中学生新作文大赛官网,由自主招生在线团队(微信公众号:zizzsw)整理编辑,如有侵权,请及时联系管理员删除。

    自主招生在线扫一扫 关注官方微信
    ○ 自主招生领域最具影响力升学服务平台
    ○ 微信公众号搜索「自主招生在线」或「zizzsw」关注
    2
    来源: | 原文链接 | 报错?